郎平点赞巩俐:两周近30家上市公司公告易主 三大诀窍找机会

2019年12月16日 17:54来源:法制新闻作者:谢荣 实习记者 张筱箐 通讯员 白学文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北京国安

  约翰尼·德普和艾梅柏·希尔德这段相差23岁的恋情,曾不被国外八卦媒体看好。最近传出他与女友将在巴哈马的私人岛屿举行婚礼,婚期订在2月7、8日那个周末,两人近来都忙于准备婚宴的相关事项,宾客名单只邀请50位亲友参加,不过,这个喜讯目前尚未获得证实。浓眉50分

  城镇化的一个核心问题是投资和资金来源。徐洪才认为,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要创新投融资机制,大力推广PPP,培育市场机制,吸引社会资本和资源广泛参与,政府发挥积极的引导作用。张亮怼恶评

  据俄新社报道,本届航展为期5天,包括16个专业展馆,吸引了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00多家公司参加,其中阿联酋派出230多家公司、美国180多家、英国60多家、法国50多家、德国为40多家。俄罗斯派出23家公司参展,展出200多种军用产品。俄罗斯展出的产品包括S-400、“山毛榉-M2E”防空导弹系统等。一带一路

  中消协法律与理论研究部主任陈剑认为,是不是“霸王条款”最终有权认定的是司法机关,但这并不妨碍消费者组织呼吁保护消费者的权利。比如“预付卡余额不退”、“谢绝自带酒水”、“本公司具有活动最终解释权”、“游泳馆有权随时终止使用此卡”等等,中消协此前点评的所有不公平格式条款意见,都是在经过专家论证基础上做出的。宜宾煤矿透水事故

  “如果是国家保存了,我心甘情愿献出来,怕的是万一落到个人手里了,我心里不服。”三十年后,王连民已是耄耋之年,对此耿耿于怀。月避孕药研发成功

  刘乔安表示,与对方相谈一阵子后,她感觉对方没有想“为难”她,于是她表示自己要去接女儿下课,想借厕所换短裤,没想到“香港大哥”竟说:“我可以看你换吗?”刘乔安说,自己当下真的吓到脑中一片空白,才害怕的照办。吉喆球衣退役仪式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东亚杯